一只爱企鹅的熊

没啥,就是现在满脑子只有桃包!(原)根八和1218的脑残粉!cp可逆不可拆!

恕我直言,包老师柜门是不是开了😂在柜门前疯狂晃动😂,群里小伙伴说不能让他胡整,要塞包,哈哈哈哈哈哈!

【Evanstan/现实AU】It's Been a Long, Long Time(一)

感恩萨萨 @谁把流年换 和糖糖 @水蜜桃溏心包 帮我捉虫,谢谢萨萨取得文章名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Chris知道Sebastian扮演吧唧时,便开始让自己试着去了解这个会在电影中和自己成为挚友的男人。

 
《魔界契约》、《建筑师》、《列王传》,这家伙怎么总演一些gay里gay气又带着争议的角色,也不怕自己被定型,没法拓宽戏路,Chris默默的觉得好笑。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,这个男人仿佛有魔力,单是一个挑眉微笑,就能让观众忘记他所有的不好,似有星辰大海的眼中如果再噙着泪花,怕是让人连月亮都想摘下来给他。

 
“我和Sebastian...

【Evanstan】野梦总会成真的吧(一)

吐槽在前面的话:渣文笔什么的,为了桃总生贺不要脸的码了,逻辑废,自己留作纪念……如果有人喜欢就最好了😜

正文

看了看时间,快到下班的时候了,Chris一边整理公文包,一边考虑晚上该吃些什么。Pizza?中餐?还是简单的做个三明治好呢?当他正在想一会儿是不是该去超市买点蔬菜的时候,肩膀被冷不丁的拍了一下,扭头发现,是自己多年的同事兼死党AM。

“嘿Chris,我们家周末准备在后院办一场烧烤party,来参加吧,”AM满脸兴奋的说道:“谢尔塔的不少闺蜜也会来,你可以看看有没有合自己眼缘的,谈场恋爱,摆脱你万年老光棍的身份。”

看到AM略带“猥琐”的神情,Chris无奈的摇摇头,“算了吧,...

【脑洞糖】一个关于包子微博的不负责任脑洞糖

    首先,感谢我的好基友萨萨 @谁把流年换 提供的关键性证据,让我安心的咽下这口糖。  

      是这样的,昨天在和桃包girl聊天分析波士顿吃饭事件的时候,联系之前看到的三小时妹子和包子合影的图(就是有个姑凉在推上说,自己在包子旁边坐了三个小时,包子人很友好),我脑洞包子从新加坡直飞波士顿,然后回的纽约,因为波士顿到纽约坐车也差不多就三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接着我就过去...

野梦终将成真

【占tag致歉】存一个桃包文梗,有时间码

        Marry有一个叔叔是夜店小王子,初中的时候就出柜,离经叛道的让家里人头疼,好像从没见他对谁上过心。Marry有一个舅舅虽说性取向为男,但依旧是家里人的骄傲,身为探员的他严以律己,深受上司器重,只是30多了还是个老光棍。

       某天早晨,Marry听到爸爸妈妈好像在屋里商量什么事,她没有听清,只依稀记得几个词,相亲,亲上加亲什么的......

存个盾冬高考全国卷2文梗

【占tag致歉】脑子里有个梗,最近太忙没时间细想,先存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大概是说战役回来后,队里讨论对战机进行加固,菲利普斯上校希望斯塔克对那些弹痕多的地方加固,众人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准备着手去实施,只有队长一人提出对弹痕少的地方进行加固的建议。对于大家的疑惑,队长只回答了这样一句话:“如果那些地方一开始就很坚固就好了。”语毕离开后,众人沉默的想起,这次战役,巴恩斯上校没有回来.....

【根八/晴晴生贺】关于NG的一些理由

第一次NG

《不愿放开你们任意一个》 伴奏响起……

Ngern:(丰富的内心活动)啊,揪心。话说这是第一次参加演唱会什么的,而且还是为爱的告别演唱会,一定会有很多粉丝来到现场。这可是现场版啊,万一我要是跑调了怎么办?哎哎,以前和哦噶一起的时候,都是我在混,他在唱。可这次是演唱会啊,混不下去啊。好苦恼……

渊源:停!Ngern,你怎么搞得,前奏都响那么半天了你还不唱?在发什么呆啊!

Ngern:哎?!

August:Ngern,别思想抛锚啦,赶快进入状态开始排练吧

Ngern:哦哦,好的(哎,纠结)

第二次NG

《不愿放开你们任意一个》 伴奏响起……

Ngern...

【根八】如果你将我忘记04

美琳绝对不会承认,哦噶在自己心里真的是男神一般的存在。她很佩服这个勇敢的家伙,可以如此坚定执着的捍卫自己所坚持的东西。

不过虽说双方早已出柜,历尽万难才获得家人的认可,但有一件事却一直横在两人之间,如鲠在喉。那就是,哦噶的爸爸对他的性取向毫不知情。而偏偏,老爷子还是一个极度重男轻女,且大男子主义很严重的传统男人。如果被告知实情……

“喂喂,你不是还没和你爸出柜嘛,如果你爸知道你是基佬会有什么后果啊?”美琳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”哦噶思索许久“打断我的腿……”

不止一次,美琳询问哦噶打算怎么和老爷子说清楚,但得到的答案却永远都是:“哎,能拖一天是一天吧,否则我真的会死的很惨!”

“...

【熊猫生贺】这只是一场游戏(下)

 “媳妇,我回来啦。”Ngern用钥匙打开家门,然而并没有人应答。“媳妇儿?”诶?不在家吗?可是门没有反锁啊。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,走到客厅,Ngern就看见哦噶板着脸,双手环在胸前,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。

这个姿势,和修罗场般的氛围,Ngern再熟悉不过了。那次不小心打碎了哦噶最喜欢的陶瓷小企鹅时他见过,误删了两人周年纪念日合影照片时他见过,还有上次因为觉得哦噶太沉迷游戏,而悄悄注销了他账号被发现时,这种情景他也体验过。总之,每次都会以自己跪搓衣板加睡三天客房而结束。简直惨的一比那啥!

“呦,你终于回来了。玩儿的挺开心吧”哦噶一开口,Ngern顿感不妙,略带嘲讽的语气,是审问自己的...

【熊猫生贺】这只是一场游戏(上)

昏暗的灯光,震耳欲聋的音乐,和舞池里随着音乐扭动的人群……华灯初上后,夜店里总是这么热闹,这是属于年轻人的狂欢。

“来来来,干了这杯,祝Ngern生日快乐!”一群20岁左右的少年举杯相庆。

“诶?等等!你丫这块手表看起来很不错嘛,从哪儿寻摸来的?”毛东一手抓住Ngern的手腕,咋咋呼呼的询问道。

“我媳妇今天上午送我的生日礼物~”Ngern满脸骄傲的回答道“咋样,是不是超酷~没办法,媳妇眼光就是这么好╮(╯▽╰)╭”

“嘿,随口夸一句,你小子还得瑟上了。”毛东一把勾住Ngern的脖子,“话说成天就见你说你媳妇,也从来没见过,你是不是框兄弟们啊?没事儿,哥几个不会嘲笑你,这不不少人也单着...

1 / 3

© 一只爱企鹅的熊 | Powered by LOFTER